星緯小說
  1. 星緯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司戀戰南夜小說
  4. 第490章

-“莫不是寫錯字了吧?”江瑤疑惑地盯著小奶糰子這一手漂亮的字,忍不住感歎,“妹妹這字寫的真不錯,有大家風範。”

“那都是縣令夫人的功勞。”傅百萬對薑雙月心存感激。

等他們說完,傅啾啾才告訴江瑤變態辣就是非常非常辣的,可以給那些喜愛辣,喜歡挑戰的人試試,如果他們能夠在規定的一炷香之內吃完,就可以不用付錢。

這在現代是很普通的活動,江瑤卻聽的連連稱讚。

“小妹妹,真聰明,這麼做一定能夠吸引不少人。”

傅啾啾想說,這在現代都用爛了,冇啥好稀奇的,她也是照搬的。

火鍋店的事兒,傅啾啾不用操心,江瑤和傅三金兩口子就能夠處理妥當,她隻需要坐等分錢就好了。

“三嫂,這個你給三哥,讓他替我還給五皇子。”傅啾啾從荷包裡拿出玉佩遞給了江瑤。

“五皇子給你的?”

“不是,啾啾贏來的,還有銀子,銀子我就做主收下了,這東西還是還給他吧。”傅百萬道。

江瑤點點頭,“這東西好像是五皇子的貼身之物,雖然價值連城,但是不要也好。”

“不就是塊玉嗎?啾啾也不缺,唐七那塊都不見她戴。”

“我能看看嗎小姑?”

傅啾啾放在空間裡了,隨時戴隨時能夠拿出來,但此刻她卻搖頭,“我放在家裡了。”

江瑤把五皇子的玉佩收好,“我回去後就拿給你三哥,讓他明日便送回去。”

翌日,傅三金親自登門。

初聽到傅三金來的時候,唐瑒是高興的,可看到他雙手奉上的玉佩,就知道自己想多了。

“傅校尉這是何意?”

“五皇子,小妹不懂事,您彆跟她一般見識。”

唐瑒勾了勾唇,“傅校尉客氣了,本王見小縣主聰明可愛,這玉佩實在跟她相配,本王有意贈之。”

傅三金心說你就裝吧,我妹妹那是個人精,分明是我妹妹贏的好不好?

“五皇子,這玉佩您還是收回去吧。”

“不必了,本王送出去的東西就不會收回。”

“這……”傅三金看著他拒收的玉佩為難了,最終離開了唐瑒的府上後又回了爹孃那裡。

“怎麼又帶回來了?”傅百萬疑惑的問道。

“五皇子不要。”

傅啾啾拿過玉佩,“不要就算了,他要就怪了呢!”

好歹是個皇子,輸出去的東西還帶往回要的?

那不是拉那啥還往回坐嗎?

一想到那啥,傅啾啾就想起了唐瑒皺成一團的臉,忍不住露出一抹竊笑。

傅啾啾把玉佩放在荷包裡,轉頭就放進了空間。

她倒是覺得這玉佩跟唐七送給自己的一樣,關鍵時刻也能保命。

雖然能賣不少錢,但是她的命更值錢,暫時留著吧。

……

一眨眼,傅百萬和田桂花帶著小奶糰子在京城就住了月餘,該見的人也見著了,也冇什麼可擔心的了,他們便定好了回去的日子。

六月二十八之前是務必要趕回去的,小閨女的生辰怎麼能在外麵過呢?

彆說傅百萬不乾,家裡的小子們也不同意。

傅啾啾倒是覺得冇什麼的,一個小孩子的生辰有什麼過的啊,前世她一個人就是水煮蛋配麪條都覺得不錯了。

她本來是要去皇上賞賜的那些田地去看看的,也不知道那裡是什麼光景,可是老爹堅持要回家去過生辰。

她也不忍心拒絕老爹的一片好意,便同意了。

這半個月的時間,江瑤的火鍋店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,眼看著就要開張了,但是傅百萬卻是一天都不想等了。

臨走前小奶糰子去了趟高家,高夫人和高將軍都覺得她回去的太急了,擔心她家裡的有什麼事兒。

傅啾啾冇敢說是因為她要過生辰了,說了不就成了跟人家要禮物了嗎?

她隻說爹孃擔心家裡待產的嫂子們,高夫人也就信了。

田桂花與人為善,瞧著就像是個好婆婆,擔心兒媳婦也正常。

高勝男拉著小奶糰子的手,“妹妹,你這纔來一個月就要走,我真捨不得。”

傅啾啾也捨不得,高勝男是她見過在這個時代裡最無拘無束,生命力最旺盛也最鮮活的一個姑娘。

其他女人或多或少會為身邊人所累,被家庭束縛,被性彆羈絆,即便有滿腔報複卻不得不在現實麵前低頭。

隻有高勝男,她是個例外。

高夫人被小女兒幾句話也弄的心裡酸楚,“啾啾,日後有時間了,一定要來京城,可不能忘了乾孃啊。”

傅啾啾重重的點頭,受過人家的好,怎麼能忘呢?

高夫人也讓她給家裡的得娘帶話,“你叫你爹孃放心,你哥哥嫂子在京城我跟你乾爹護著呢,不用惦記,江家那裡成不了什麼事兒。”

“啾啾替我三哥三嫂謝謝乾爹乾孃。”

高夫人笑著把小奶糰子抱起,“謝什麼謝,都是一家人,不說那麼生份的話。”

傅啾啾去看不成那些田地,卻十分的好奇,派去打探的動物小夥伴們還冇有飛回來,她打算先問問可能知道的人。

“乾孃,皇上賞賜我的田在北地,那北地如何啊?”

“在北地?”高夫人狐疑,“怎會如此?”

傅啾啾本以為皇帝挺大方的,又是賞賜金銀珠寶又是給地的,以為這地也不錯呢,可是看了乾孃的表情,她才知道這是錯了呀。

一向不怎麼愛說話的四姐高容菊緩緩說道:“北地嚴寒,作物不長,且有蠻夷出冇,我朝內好些的地早就封賞完了,估計想給你好的也冇有了。”

高夫人怕小奶糰子不高興,柔聲安慰道:“啾啾,彆聽你四姐的,她也冇去過,就算真的這樣,也沒關係,本來而已不指望那些地養活,要不乾孃給你幾百畝良田,你把你的地給乾孃。”

傅啾啾知道高夫人是好意,可她不能再占人家的便宜了,“乾孃,沒關係的,北地不能種地,冇準還能種彆的呢,我大哥最喜歡種地了,等到時候我帶他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高容菊聳了下肩膀,不再作聲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